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站长邮箱:mengyuanxiang520@gmail.com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!connect_header_login!

!connect_header_login_tip!

鲁班书 鲁班书 鲁班术 查看内容

我梦到我在梦里混的三餐不保,梦到鲁班书在一个地洞里

2020-3-20 12:04| 发布者: 管理员| 查看: 24| 评论: 0|原作者: 柯兰若

摘要: 人一生下来就离不开别人:谁只为自己活着,谁就枉活一世。只要无愧于心,无愧于祖,无愧于天地,那就不糊涂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思想,人最大的困难是:第一获得名声,第二活着的时候维持它,第三死后还能保持它 ...

人一生下来就离不开别人:谁只为自己活着,谁就枉活一世。只要无愧于心,无愧于祖,无愧于天地,那就不糊涂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思想,人最大的困难是:第一获得名声,第二活着的时候维持它,第三死后还能保持它。不必最求什么极限,这世界是不可能的,修行是脚下的路,不必看远处的山。
刚刚经朋友推荐看了部电影【生门】。突然模糊的目标,这世我也不求什么下世了,我的梦想是建一家综合医院,救助对生活失去信心的家庭,可是感觉要好多钱啊,突然感觉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,我要学成无病不医,有钱无钱都治病,祝福我吧:我愿意向那个方向奔跑。
其实人生不必要有太大的目标,有个家、有个菜园子、有个老婆、有两娃、有几亩田、早而起作、晚而维修、有余力维续功德、无余力维原己。我今生追求的结果也就是这样了,如今好羡慕奶奶一生的生活,每日拔拔菜园的草,治治病,人有急、当己急。爷爷每日拉拉二胡,好羡慕。
这几天总梦到一群前人,总梦到下地府,今儿做了个梦,我梦到我在梦里混的三餐不保,梦到鲁班书在一个地洞里,梦到我和几个人进洞了,那洞一直往下,就像路途中间梦到心动的女子,可是我在梦里知道那女子不是我的。但奇怪的是跟我一起的那几人我没有印象,但是我能感觉的到他们跟我很要好,那个女子我也感觉她是我心爱的人,梦中的我好像不相配的心动。最近常做与鲁班书的梦,总是梦到我在找鲁班书。我清楚的感觉到梦在暗示什么,可是我还是找不到,这个梦是有暗示的。
算亲人十成只准三成。算你自己十准五成,算他人你又不敢说,所以啊这东西只能玩玩,别太当回事,算亲人及自己,算个头算个尾吧,吉凶把。。我梦到我在梦里混的三餐不保,梦到鲁班书在一个地洞里-1.jpg


有人问奶奶六十多岁,膝关节风湿很严重,腿都变形了,走路也不利索,也去看过医生,针灸啊什么的。都做过。也不见好。能治吗


学过鲁班书的我,对我来说这是我最拿手的,也是老一辈最拿手的,我们俗称中风,中风有三段,你这是第三段了,不过还是可以治的,二十一天就可治好,但是二十一天只可洗三次澡,这倒是蛮麻烦的,但是 老人不宜动,下火针三次就可以治好。
最忌讳的是上脑,一旦上脑离就容易卡痰,要是老人有不好的习惯更不得了,随时有生命危险,上脑就没什么把握治了,像一般上脑的中分很容易就可以判断,中风初段一眼此人教不稳,走路不稳,坐下慌。
下火针你自己还是别去弄,有条件的话,不知你听过炼酒的人没,反正只要产酒的就行,传统产酒的刚刚产完的那些杂粮,搞一个大盆,如果有刚出的酒,保证温度给老人家坐上半个钟试试,起来就有效果了,多来几次,洗澡的时候加点温酒泡那就好的快了。火针还是自己别去下。
想明白了,我好久没去看看老人家的墓了,也许我该去看看。
初段中就是此人要拐棍了,中段为眼睛不断的眨,感觉外部有风吹,眨的非常快。尾段就是嘴歪开始卡痰,此时此人毫无疑问就瘫了,中分医院是治不好的,传统针灸除非那种下火针或是下血针的可以的话,剩下的就是药师了,药师神秘点,医院现在的治疗中分的方法是取刺激反应来提升反应。但此类方法我观看来我这治中分的没有多大成效,而且此类病人忌冬,春,因为此累节气,地气十足所以病情加重很常见。刚看完病人睡觉了。



记住保证温度,只要老人家受的了,越烫越好,当然最后是在有空调的房间,做的时候老人家可能会有喘息的困难,这个你有条件的话可以先给老人家准备呼吸的东西,如果没有呼吸困难那就简单了,就以酒通血,茅草听过没,茅草根七枝腰到脚,给老人家煎成一晚水,让老人家喝了。也是打通气血的,以内药,以外通,不用三次就通老人家气血了。三次都得过一个礼拜。当然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找人下火针,下火针 就没那些麻烦事,如果找人下火针,记住无论如何要护住三命,一是人中,二是气海,三是尾骨,这三针别下。


做完这些,最好在家呆着,不冷就别开空调,等到慢慢适应在到门口试试风,可能稍微会有一点点蚂蚁咬的痛,但别害怕这是通血关,三次不好来骂我,除非是断筋断气者,或者鬼蛇缠者,这种中风导致的瘫,我治太多。龟蛇缠者,看气海看背,气海偶尔一看可看蛇头,背偶看有蛇尾,看蛇尾为轻,如果气海看蛇头,则恐不治,气海看蛇头,入气海则难缠。不好治。


当然如果以酒米通,如果没师傅就自己亲人帮忙打血,打血去反手打,反手即阴手,阴手也别别打三命,上打到下,泡一阵子再打,打的时候可皮,此时皮血通红,这就是打血的最好时刻,以前我也坐过酒米巢,也被师傅打过,那时我才八岁,被人点血了,有条件可请打血师,厉害的打血师一看就明,手指能提皮,掌能提肉,此类师傅才是高手。
刚刚忘记腿都变形了,酒米泡的时候记住推下脚扳正更好 ,你最好说下脚变形有多久了。我看看可以扳正不。
师傅常说不找病治,不包病治,医不求人,医不忌人。以前我们这些偏门是不招人待见的。我现在没月只出门三次,三次都是因果病,家事病。因此三次我收费都令人不待见,穷人七百七十七块七毛七,中人七千七百七十七块七毛气,富人七万七千七百七十七块七毛七。我管人待不待见,不待见你别请我啊。有得治我就去,没得治我就躲,我接手不说包病的事,但此病人绝对不会死在我手里。所以说只要我愿意接就代表还有得治。



鲜花
鲜花
握手
握手
雷人
雷人
路过
路过
鸡蛋
鸡蛋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相关分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