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站长邮箱:mengyuanxiang520@gmail.com
鲁班书 鲁班书 鲁班术 查看内容

我们这师傅会抓邪法术但有忌口,他不能吃狗肉,吃一口狗肉三年不灵

2021-4-5 17:34| 发布者: 管理员| 查看: 273| 评论: 0

摘要: 法术肯定是有的。但不会是这样,其实古代很多道士都是化学家,比如下油锅洗手啊,比如黄表纸变红啊,其实都是些化学反应。古代的老百姓不懂啊,就惊为神仙了。我曾见过一个道士拿着宝剑戳着一摞符咒一挥就点燃了,确实很好 ...
法术肯定是有的。但不会是这样,其实古代很多道士都是化学家,比如下油锅洗手啊,比如黄表纸变红啊,其实都是些化学反应。古代的老百姓不懂啊,就惊为神仙了。
我曾见过一个道士拿着宝剑戳着一摞符咒一挥就点燃了,确实很好看,但是估计也是一些易燃的什么化学药品在宝剑的剑尖上。
我讲个法术的故事吧,这个法术(暂且这么称呼)现在想来确实无法理解。但是没有照片,因为他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。
我小时候啊,在镇上有一个中年男人,他长的很高,大概有一米九那么高,乡亲邻舍的给他起个译名叫"大个子",这个人会一门术,我们那的方言叫"抓邪师“这个抓邪是主要干什么呢?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附体这个事,就是有邪崇(鬼啊,狐仙啊等等)附身后人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,疯疯癫廣的。现在说来就是精神分裂、多重人格之类的吧。
他就象电影《驱魔人》里牧师一样负责驱邪,但是不会算命也不会占卜。
这个人本来有老婆,后来他跟着一个江西的师父(他说的)学会这门术以后,就跟他老婆离婚了。
一个人在野外盖了三间屋,离镇上有一段距离。
有这么个神奇的人,我们小孩子当然闲着没事就偷偷去看他怎么抓邪,但是大人们不让我们接近他,毕竟他老是跟一些神经病人在一起,家长们都怕有什么不好的东西。
但是小孩子的好奇心是控制不了的。
他家周围有几棵长的比较高的枣树和杨树, (那时候经常去偷他家枣吃,被他发现了免不了一顿追骂)有时候他抓邪的时候我们就爬到树上看。
闲话少叙,说说他怎么抓邪的。

抱病人送到他家后,他会先看看病人的情况,切脉,望闻问切,然后他会说能治不能治,是不是真被邪亲上身了,如果不是邪,,他就会告诉家属该去医院去医院。
真有邪祟上身了,他把院门锁好。然后让病人家属把病人控制住(因为有的病人情绪很暴躁,会骂人咬人) ,他开始围着病人转圈,嘴里念着咒语一边转一边洒东西,类似于米和朱砂还有其他东西的混合物。
最终他在病人身体周围会撒一个圈,但是开一个小口,两边一边一个钉子钉在地上,两根钉子中间用一根红绳拴着。然后让病人家属退下。
神奇的事情就在这之后。
要知道这种病人有时候上蹿下跳的,有时候摁不住一蹦三丈高翻墙就跑了,但是被这个圆圈围起来之后,这个病人就再也出不去这个圈了,无论他在圈里怎么骂,怎么蹦,他都不敢出这个圈,当然也不是说病人往外冲就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回来,病人根本就不敢往圈线的地方靠近。而人却没事,因为病人家属能自由进入这个圈。
然后就是谈判。
病人一般会骂人,什么脏话也骂,一会哭一会笑,有时候发狠,有时候大便,脱衣服裸体等等。
大个子就搬个小板凳坐在一边看他闹腾。
一个小时后(有时候会几个小时)病人折腾累了,大个子就会跟他谈判,从哪来的,什么来头,为什么找上这个病人等等。
一般的邪,见好就收了,让这个病人答应什么事情就会承诺走了,然后大个子就会把那个红线开开,让邪崇离开。病人就病好了,就是会很虚弱,虚脱了一样。
有的厉害的邪亲就是不走,大个子就会骂它,有时候是俩对骂,什么难听骂什么。
这种的邪亲大个子就会收它。
他在地上扎针,不是扎在病人身上,就是扎在地上,是普通的缝衣针,一大把,一边骂一边在地上    咬牙切齿的扎,这时候病人就会嗷嗷叫,是那种嘶哑的叫。很恐怖,而且病人是一扎一哆嗦。
    几个回合下来,邪亲受不了就会告饶,下跪,磕头说再也不敢了。
    然后大个子会拿一个法器,口对准红线那个门,收了它,再贴个符。
这个人后来去一户人家抓邪,晚上喝了酒骑着自行车摔倒了,邪跑了出来附到他身上了。
他就疯了。
白天没事,人好好的,一到了半夜就拿个脸盆或者铁皮桶敲,到处走,挨家挨户的站在大门口敲。
然后就说他是如何的无能, "想抓我? !也不看看我是谁? !非把你弄死不行!"
他给他师父打电话,结果他师父找不着了,好像是云游去了还是怎么了。
就这么折腾了半个月,实在受不了了,上吊自杀了。
故事就这么结束了。
    再说几句。
    这是一个现实中的看起来很荒诞的故事。
    民间确实有一些东西很神奇的。
    这个师傅姓孙,译名大个子。孙大个不会什么撒豆成兵啊之类的,也没有什么喷云吐火的技能。
    确切的说,他是一个巫医而已。
    除了会捉邪,他还会接骨,除眼病,叫魂之类的“业务"。
    他还有一个技能就是能除痛,比如小孩子被蝎子垫了之类的,他用一种药粉搅拌成的糊裹在被鳌的部位,然后念叨几句咒语,吹三口气。大概一刻钟左右被垫者就不会痛了。但是三天之内不能叫“娘"或"妈"这个字眼,否则马上就不管用了。
    因为我就被他这么"治疗"过蝎子垫伤。像这种事他也不收费的,举手之劳。
    之所以用盐水瓶子做法器,可能是现实中原材料比较多。一个邪一个瓶子,规规整整的码在地窖哦,还有几个事。
    他这个术有忌口,他不能吃狗肉,吃一口狗肉三年不灵。
    他这个术每年必须要"授旗" (音译) ,类似于每年都需要注册一下,补充能。每年大年三十晚上子时的时候,他需要拿着一根扁担挑着贡品去他家祖坟圈子里找一棵艾高,然后跪下捋那棵艾蒿捋一个时辰。去不回头,归不回头。
    被反噬后他也曾经想去找他师父,白天出去了,结果晚上又回来了。
    白天的时候据他说他附他的这个邪是当地的一个"山妖" ,道行比他深。
凡是被反噬,估计它也不会放过他了吧。
换句话说,即便他给他师父联系上了,它也会在他师父赶到之前结果掉他。
之所以折腾了半个月,原因大概无非是示威和折磨他。
后来他师父找到了他的骨灰并带走了。
剩下的那些瓶子不知道了,可能被他或他师父处理了吧。
这种人其实很孤独,周围的居民只有在碰到事了的时候才会对他礼貌有加请他办事,平常却都不敢跟他有来往,避之不及,连吓唬小孩都会说“你再哭,大个子就来揍你了!"这类的。
他死了之后,周围的人才意识到这类人在生活中也占了一部分,在有事的时候会说一句, "如果大个子还活着这事就好办了。"
可惜没有如果。
或许,他死了之后会跟附他的那个邪大战三百场也是有可能的。因为等级、地位、"维度"一样了巴。
我内心中,我希望他在阴间变成一个钟道。
一个威猛刚硬的钟馗。
鲜花
鲜花
握手
握手
雷人
雷人
路过
路过
鸡蛋
鸡蛋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相关分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