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站长邮箱:mengyuanxiang520@gmail.com
鲁班书 鲁班书 鲁班术 查看内容

说说我学法术符咒的那些年,其实也没有没你们想的那么玄奇

2019-8-3 10:54| 发布者: 管理员| 查看: 51| 评论: 0|原作者: 珞叨

摘要: 我是没你们想的那么玄奇,也没你们那么有仙气。 我学这行,先是为了活命,后是为了吃饭,飞仙证道太过飘渺,我又何德何能妄言求仙?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好了 家里算是书香门第,爷爷是老师,至于父辈叔伯..... ...
说说我学法术符咒的那些年,其实也没有没你们想的那么玄奇-1.jpg


我是没你们想的那么玄奇,也没你们那么有仙气。 我学这行,先是为了活命,后是为了吃饭,飞仙证道太过飘渺,我又何德何能妄言求仙?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好了


家里算是书香门第,爷爷是老师,至于父辈叔伯.....也算是混社会的吧,吃黑道饭。
但是没电视那么恐怖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是不存在的,偶尔放放贷,酒吧各种地方找人坐坐场,当地也算是面熟


我呢,从小身体不好,因为父辈行业的不光彩,我爷爷常骂是他们做了孽,才让我这么惨,所以从小我都是爷爷带大 但是这个身体真的是没法子,病秧子。


十几岁的时候,大病,高烧不退,水米不进,在医院也没法子,怎么也不退烧,
或许人这个生物都是喜欢病急乱投医。
我爷爷这位老知青,一辈子坚决打倒牛鬼蛇神一老头,也去请了神婆婆来医我。 具体事宜当时烧的我人都傻,也记不住。


总之最后的办法呢,是拜镇子东面那颗大柳树(百年之久)做干爹。然后我就被背着,到了树下,磕了头,敬了茶,把我的生辰八字,系在树叉上,算是拜了干爹,
你还别说 没过几天,烧确实退了


退了烧,家里人自然是高兴的,爷爷去集上买了个猪头还有好多礼品,带着我去谢干爹,三拜九叩嘛,大概这么个礼节,反正往后这么一年多的时间真就没生过病



这个无病无灾也只限在这一年半不到的光景, 就那个我睡的挺香的晚上,忽然有一种鬼压床的感觉,就是那种想醒,醒不过来,想睡,睡不下去。这种感觉。 就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老头,头发是那种白色有点微微发黄的颜色,身上穿着土黄色的中山装,坐在炕头跟我说:乖儿子,爹护不住你了,爹要走了,爹走了就没法护你喽,城隍老爷给差了,去山里做公,你将来要多近僧道能活命,说完我就惊醒过来,放声大哭,深夜里就把爷爷奶奶哭醒了。我嘴里不停念叨着干爹走了干爹走了,爷爷奶奶也全当是小孩子噩梦,哄哄我,哭累了我也就睡了



在过了很多年以后我学道初窥门径,才知道柳爹不是柳树,柳爹是住在树里避劫的黄鼠狼。 心里挺不是滋味,如果没我这个催命的干儿子,估计柳爹也就不用趟这个浑水了。 哪怕是太爷爷救过它的子嗣。



书接上文,就这样过了没几天,同样的夜里,外面瓢泼大雨,忽然一声雷响,雷声不大,我还是醒了,不是惊醒,也不是怕,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意味,好像你的亲人,从你身边分开了。嗯! 就是这种感觉


隔了一会,住在村东头的张三爷的儿子,急急跑来,喊着苏老师苏老师,柳树被雷劈了,我爷爷急急忙忙穿衣裳起来去看,而我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咯噔一下。


我哭着说,爷爷我也想去,爷爷吼我:下这么大雨你去干嘛,老老实实在家待着,我不依,爷爷就背着过去

后面的情景不太想描述,五味杂陈,不想说,关于柳爹的事就到这。

干爹走了以后,我的身体恢复如常,三天一小病,十天一高烧,奶奶没了法子又请神婆婆,神婆婆又是捻香,又是打卦。
最后得出结论,孩子不近僧道,活不好,找个人领着吃这碗饭吧, 奶奶就问,张仙娘你看你能引孩子入门不? 仙娘笑了,说我一个落洞娘子,咋就能带人入门了,你跟你家家里人商量一下,然后我给你们指个人,奶奶连声应承

就这样,奶奶把仙娘的意思转述给爷爷,
爷爷大怒,不行,我儿子当了地痞流氓都够丢人了,你让我孙子鬼鬼神神,以后我还怎么见人,有辱门风

奶奶是典型的那种小女人从来也不会跟爷爷顶嘴,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。


过了几个月吧,我又开始高烧,医院又退不了,爷爷跟奶奶说,给张仙娘打电话,问问谁领着入门,孩子活命要紧。


就这样,奶奶赶忙给张仙娘打电话,说让给介绍一位大先生,时候不多仙娘就过来说,带上孩子跟我走吧,爷爷赶紧催我叔叔开车带着仙娘一路下乡


车开了有一会,到了一个挺大的宅子,叔叔扶着我就进了门,院子里人很多,在那时候看,穿着多少有点怪异,统一的盘扣褂子,布鞋,张仙娘打点了几句就带着我们一家转入后堂,一个老人起身把我们应进了屋子,仙娘把事情娓娓道来,老人说了一句,八字报上来,打个卦问问祖师,行的话你们收拾停当,挑个日子孩子就送我这吧


老人拿起竹卦念念有辞,空中一抛,出了圣卦。 说,你们自己商量,时间挑好孩子就送过来吧,说着从桌子上拿下一碗水对水里进行虚化,嘴里念道“启请药王孙真人,三天门下大丹成,龙奔虎走游世界,金丹妙方常随身.............敕造吾家保安宁...............药龙药虎送药来......吾今关请望来临” 念完喝了一口,喷出一口云雾状的水柱在我身上,说孩子先领回去,睡一觉病就好了


反正我全程迷迷糊糊,回到家睡了一夜,病好了是真的,爷爷第二天就开始给我收拾衣服,日常用品,就这样我开始了做道士先生的旅途

老话讲,进山拜神,进门拜人。 拜神要香火,拜人要饼果, 因为家里还算富裕,爷爷也就给老爷子包了个还算厚的红包。
老爷子说,这一行,牵牛进门牵牛走,骑马进门领马回,我跪好递了茶,老爷子喝了一口,给我喝了一口,也给我身上穿了那一套稀奇古怪的衣服,总之,这个老头就是我的师父了,在我至今的十几年岁月里,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人。

我师父姓周,法名周大洞,据说祖上雍正年间曾于龙虎山大上清宫中学法,职任上清宫典事,传到我师傅这辈已经是第十一代了,恩师无妻无子,不知道哪里来的,就在这个小村子落了脚。

本以为入了门以后,会像电影里面一样,教我画符杀鬼,好不威风。
事实确实天天折元宝,天天折,我折的元宝不说了承包了半个镇,也差不多了。


和你一样啊,呵呵。我也以为入了门能像你想的这样,很厉害。其实,比你还好点,师父至少先教了我画符。快两年了还是画符吞符

从入门到如今而立之年,十几载春秋,恩师是对我人生道路影响极其重的人,写到这,我突然我不知道怎么描述他,不知道怎么讲我的师父。



鲜花
鲜花
握手
握手
雷人
雷人
路过
路过
鸡蛋
鸡蛋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相关分类

返回顶部